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钟镝书法评话

钟镝书法评话

作者:费秉勋    转贴自:西安之子网    点击数:1470


作者:费秉勋

       在我的印象中,钟镝是一个与一般年轻人不大一样的青年。在这样躁动的世界里,一般人都唯恐社会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但在公众场合,钟镝往往缄默;钟镝不是钝,在另外某些时候,他会喷露出对邪俗之风的厌恶。他很善于在冥思中吸收传统文化以融进自己的艺术,而不夸夸其谈。对朋友的事很热心,只要自己能承担,就会默默地去干。在热闹去处和名利前沿,很少碰到他的身影。他与不少年长者有交往,一来是他秉承了尊老的古风,二来是他的德行让年长者喜欢。

       我手头有一本钟镝的书法集,我可以说说我对他书法的印象。

       我国古代的文学批评中存在着一种溯源法。最典型的是钟嵘的《诗品》。(按现在的流行风气,钟镝可以说他是钟嵘也是钟繇的多少多少代孙,因为钟繇是大书法家,钟嵘又是钟繇的后代,能跟他们攀上宗亲对钟镝好处无穷。)闲话说过,还是说《诗品》的溯源法批评。钟嵘的溯源法批评,就是给每位特定诗人从前代的诗歌经典中找出他诗作精神本质的根源。特别是在《诗品》所评的上、中品诗人时,开头一句话就是“其源出于某某”。如评李陵,劈头一句就是“其源出于楚辞”;评曹植说“其源出于国风”。这是一种“一石击破水中天”的提纲挈领的批评方法,一下子就分清了路线。清代学者章学诚赞许钟嵘这种溯源法,说可以探源古籍,进窥古人之大体,并说这种批评法的深意绝不是后世诗话家流所能明了的。我在谈钟镝书法时,也引入这种方法,则可以说,钟镝书法其源盖出于北朝造像记。我们品读大部分北朝造像记碑文,特别是篇幅较大者如东魏《吕安等三十人造像记》、北齐《牛景悦造石浮图记》等,就能看到钟镝书法的影子。钟镝大部分书法作品署款“长安”中“长”字的构形,则完全取自北魏《宋景妃造像记》第八行第一字。钟镝书法集中《春风来时》斗方等作品,都与北魏《仙和寺造像记》的气象相仿佛。

       钟镝书法为什么会主要取法北朝造像记呢?我的推测是,作为篆刻家钟镝之于书法,容易亲近的当然会是与刻刀发生关系的古代文字。在这些文字中,甲骨太陌生,汉碑和北魏墓志又面目太过庄重(吉金与秦汉玺印乃翻铸而非直接奏刀),这样一来,自由通脱的北朝造像记便为钟镝所钟爱。

      上述这一切,我都未向钟镝作丝毫求证。我觉得这样才是有意思的。钟嵘为齐梁人,他自然也不会向他品评的晋人去亲自求证。

      钟镝在多年的篆刻创作中,自然做过邓顽伯所倡“以书入刀”的刻苦实践,而到他进行书法修习时,免不了又要逆向而来“以刀入书”了。很自然,钟镝书法具有浓烈的金石味。因为浓郁的碑版气和用笔的丰富性,我们在钟镝的书法作品中很难遭遇低俗气。他书法的突出风格是气势雄强,善于以蹲缩衄挫取力,从含力待发中张扬个性。又因取法造像记和“以刀入书”,钟镝书法字不相连,绝无牵丝,亦无其他形式的度笔,这样既取得了笔力,同时也带来缺陷一面。因为字的气息横拓而走,故有些整张横幅作品使人觉得“各字为政”,在整个章法上显得气韵不够贯通畅达。

       一方面从隶法用笔和魏书构形中站稳着传统书道根柢,“梦”、“挥”等字右弯之一伸到底甚至撷取了汉简的构形,刻意求取古意;一方面又从对字局部构件的夸张和吸收造像记的自由荒率精神,造成对字形整饬端庄的解构,从而过渡出某种现代感。这是一种两极的统一。

       归总来说,钟镝书法有成就,有个性;但还有欠成熟甚至幼稚之处。他还年轻,假以时日,前程难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