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政  界 作  家 画  家 书法家 艺术大师 经济学家 企业家
形象宣传 摄影家 永远的长安 西安环山路 音乐人 博物馆 科技界 医疗卫生界
博物馆 在线销售 家住西安 人物 学者专家】 原  创 关于西安 文化新闻 企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西安之子网 >> 文章 >> 作 家 >> 庞 进 >> 正文      ★★★
狂飙之中——怀念父亲庞济民(之二)
[ 作者:庞进    来源:西安之子网    点击数:625    更新时间:2015-6-24    文章编辑:xazz ]

200322,我利用春节休假的机会,到临潼区医院采访了孟宪孔先生。孟先生是父亲当年的同事,两人不但在一个科室上班,还在一个宿舍住。“你爸比我大,那会儿有四十左右吧,”孟先生说,“待人热情,性格开朗,运动开始时爱发表评论,观点也明朗。他认为自己出身好,是共产党员,是毛线上的人,是公、忠、敢。‘公’是立党为公,大公无私,‘忠’是忠于毛主席,‘敢’是敢说敢干。后来挨整,主要是在‘反标’事件中得罪了人。你爸爱看病,对病人好。在病房当护工时,活儿多,也苦,可他把扫帚一放,就给病人开处方。说:我是个医生,看病不犯法。……”

家中现存着父亲的一个日记本,红色的硬纸皮,有简单的“主席著作”图案和“学习”两字。扉页中间,贴一枚毛泽东穿绿军装,戴着红卫兵袖章,在天安门城楼上招手的“8分”邮票。上方,是父亲抄的1971年元旦社论《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前进》中的一段话:“有了毛主席,有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才有新中国,才有我们党、我们军队、我们人民的今天。这个历史经验,我们要牢牢地记住,一天也不能忘记。”下方,是父亲抄的,当时几乎天天要唱的《东方红》的三段歌词。

翻开本子,可以看到一段一段的毛主席语录、列宁语录、霍查语录、林副主席指示、传达中央文件的记录、报刊文章的摘录和剪贴等等。也有父亲写的东西,但不多。我们不妨撷取几段,从中可见父亲,当然也是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当时都学了些什么,想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

 

    (一)七十年代新开端,/ 胸怀朝阳勇往前。/ 随时准备灭敌人,/ 不怕牺牲攻修反。

(二)新春节日革命化,/ 学习文件三五六。/ 中央号令即执行,/ 紧跟领袖毛主席。

(三)阶级斗争要狠抓,/ 暗藏敌人才能挖。/ 资产派性两面派,/ 口是心非暗捣鬼。

(四)政治案件六次多,/ 时过年余混捣着。/ 心明眼亮是群众,/ 瞎说白道成叛徒。

 

上述句子写于1970219日早晨,字迹比较潦草,看样子是父亲忽有所感,提笔就写的。这当然不能算诗了,甚至连顺口溜也算不上,因为没有韵脚。个别句子讲不通,如“资产派性两面派”,疑为“资产阶级两面派”之误;而“六次多”的“政治案件”,当然是包括“反标”事件在内的,——父亲作着边注。同时,在“叛徒”一词后,又用红笔注写了“内奸”、“汉奸”四个字,想来针对的是某些出卖和变节的行为。再看——

 

一个共产党员,就要把自己的一生,变成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一生,改造思想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只有一心为公的人,才能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英勇战斗……

想一想旧社会的苦,就觉得新社会特别甜。我从心窝里热爱党,热爱毛主席。

全心全意想着毛主席,全心全意为着毛主席,全心全意紧跟毛主席,全心全意保卫毛主席。

      生为三十亿人民忘我战斗,死为三十亿人民英勇献身。

 

这些话写于197179,题为《向盛习友同志学习》。盛习友是当时新闻媒体大张旗鼓宣传的“五好战士”、“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上述豪言壮语,显然出自这位先进人物之口。父亲郑重地将这些话语抄录在自己的日记本里,说明他喜欢这样的话语,认同这样的话语。同时也说明,父亲尽管身陷“牛棚”,头上顶着“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但对毛主席,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还是忠心耿耿的。

关于“忠”,我和父亲曾有过讨论。我说,我们这一茬人,“文革”开始的时候十岁左右,也曾经学着红卫兵大哥哥、大姐姐那样,穿绿军装,戴红袖章,像章胸前戴,宝书手中拿;唱语录歌,背诵“老三篇”,跳忠字舞;高喊什么“万岁万岁万万岁”、“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等等。但在“文革”后期,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大家就开始反思和忏悔了。觉得自己当年的行为实在可笑又可悲,尽管当时年龄小,形势也到了那一步。我还说,忠,意味着诚敬、拥戴、服从、尽心竭力和始终不渝,作为做人的一种品质,其可贵性和不可缺少性不能否认。但是,对忠的对象要有清醒的认识,要有审慎的选择。这当然牵涉到一个人的价值定位,如果一个领导、一个组织、一种事业,其纲领政策、言行作为,和人类文明进步的大方向相一致,其具体做法也是人道的、理性的、秩序化的,人们忠于他(它),当然是可以的,否则,就大可不必。还有,在中国,忠和孝是密切相关的,孝是忠的模本,忠是孝的放大。孝,当然是一种美德,尽心尽力地关怀、照顾父母的生活,让父母生活得舒心幸福,是做子女的义务。但是,孝,不等于什么都听父母的,不等于赞赏、放任、容忍、迁就,甚至跟随、伙同父母去做不文明的、对国家和人民有害,当然对自身也是有害的事情。

我的话,父亲没有表示反对。在他19982月写的回忆文章中,专门辟有“愚忠”一节,言他“喜欢读领袖人物的书”,“人无完人,学人之长”。“实践中知道了,毛,三七开。”——就此,父子俩意见也不同,我认为对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应当具体分析,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错多少就是多少,错到什么程度就谈到什么程度。父亲还言他的“忠”,有“忠于国家、忠于中华民族”的内容,“谁爱国我赞成谁,谁能使中华民族富强我就支持谁”。我说这些话都是大家常说的话,只要不绝对到狂妄的国家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就无可指责。

 

2004611,也即父亲去世已经两年多之后,我到临潼区卫生局查阅了父亲的档案。档案里找不见当年处分决定的原件,但有临潼县革命委员会卫生局审干小组于1973712提交的《关于对庞济民党内留党察看两年、行政上降一级处分的复查报告》。

   《报告》的开头,提到了处分父亲的依据:“该庞在文化革命运动中,由于隐瞒、伪造历史和攻击四清运动,为四不清下台干部喊冤叫屈,伺机翻案。对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言行。煽动反革命分子写大字报,破坏党的政策,分裂红色政权,攻击革命领导干部,企图进行反夺权等错误事实。故经县委常委会197182会议研究决定,给庞济民同志党内留党察看两年、行政上降一级处分。”

接下来,《报告》列出了从两个方面进行复查的经过和结果——

一是关于怀疑该庞系特嫌分子和伪造历史问题:

1、原材料称:庞济民于19495月三原解放前夕,伙同国民党走狗伊景均(又名伊天石,伪三原县医院院长,国民党员,解放后被判刑),身穿伪军装,西逃至宝鸡、天水、兰州等地。该庞对伪军装来源、穿、脱何地、何时、军衔及沿途有关活动等情节交代不清。故怀疑该庞系特嫌分子。

经查:抄录三原县1956618清查敌伪档案办公室,敌伪政治档案人物卡片有伊景均的名字,是国民党员,又经查阅三原县政法组清档组,从1951年以来所有判刑人员花名册,亦无伊景均的名字,据此伊景均系一般国民党员,无政治罪恶活动,解放后亦无判过刑(1955年病故)。关于西逃,是受反动宣传的影响,身为伪职,思想害怕而西逃。

伊景均女儿伊惠琴、儿子伊润生证明:“庞书翰是我父亲学徒,19494月初随我全家由三原起身途经西安、咸阳、天水到兰州。关于途中所穿衣服问题,一直只见穿的是灰衣服,有时是蓝衣服,未见穿其他衣服或军衣。他的活动是跟随父亲看病、行医,我们没有看见他做其他活动。”

房建新证明:“1949年三原解放时,伊景均同妻子、孩子还有一个学徒姓庞的,到兰州后找我给他寻房子居住。看病时挂有牌子。据我对庞的回忆,庞是跟随伊看病,再未做其他事情。关于庞当时穿的什么衣服,我回忆不起。”

根据查证:该庞身穿军装西逃一段情节,经查均无人证明。沿途活动仅是看病行医。但本人一直供认,由咸阳途经宝鸡到天水一段身穿军衣确属事实。穿时是伊给的,符号有“嵯峪”二字。到天水后伊又叫脱下拿走了(当时庞仅十七岁),穿时是为了上车不买票,不怕查票。伊将衣服拿走后,庞再未穿过。鉴于此种情况,本人一直供认,但查无实据,应根据本人交代。故怀疑庞系特嫌分子应予以否定。

2、原材料称:该庞交代1948年冬,富平樊师长太太同其勤务员张毅曾去伪三原医院,庞与张结识同宿一周左右。此期间张曾对庞讲“他是我党地下工作者……见过毛主席”等,并与庞商定于1949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大荔某沟约会。因张的身份暴露,庞出谋帮助张脱险,后还与庞有过来往……系庞济民伪造历史。经我们再次向有关人员调查,仍无人证明此一情节。但本人一再交代确有其事。应根据本人交代。我们认为属一般历史情节。故伪造历史问题予以否定。

二是关于该庞在文化革命中的错误事实:

1、原材料称:攻击四清运动,为四不清下台干部喊冤叫屈,伺机翻案。如:19678月份,庞在东岳公社王义湾大队巡回医疗时曾讲:“社教运动是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社教是整人,完全搞的是形左实右,是复辟资本主义。”“社教可憎、恶毒得很……”大肆恶毒攻击、诬蔑、谩骂四清运动。经查:邢克敬证明:在196889月间庞在我队巡回医疗期间,我肯到庞济民跟前去,多次闲谈,我肯说社教工作团好得很,庞却说社教工作团不好。在闲谈中两人说得红脖子涨脸,算说算笑中庞说“社教是整人,是形左实右,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据此我们认为庞说“社教工作团可憎,社教是整人”,虽在闲谈争论中说的也是错误的。又如:196845月份,当群众组织“红造司”为被打倒的华清中学校长权剑琴翻案时,庞在医院职工中大造舆论说:“权剑琴是革命领导干部,是好同志,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我同意结合权剑琴。”并说“凡是提出保护四清运动成果的都是保守组织”,公开与中央指示精神对抗。经查:段采兰证明:庞济民因为在街上看了华中群众组织在大字报上提到权剑琴的问题时,回来后在自己房子(集体宿舍)闲谈中,坐在床上说:“凡是保护四清运动成果的组织,都是保守组织。”我们认为虽是在文化革命中形成的观点不一致是认识问题,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又如:1967年春某天,庞同职工吉某某周某某去县砖瓦厂参加大会,当两派群众斗争激烈会场混乱时,庞跑到台上,手握麦克风讲:“我就是四不清下台干部,我要造反!”煽动四不清下台干部起来造反,嚣张至极。经查:季文虎、安秦生证明:“有一次县砖瓦厂召开批判该厂领导会。当时有各群众组织参加,由于对问题的观点不同进行辩论,会场混乱,双方发生争吵,我上台讲了话,讲后该厂红战团的人对我进行武斗。这时,县医院庞济民也登上舞台讲话。他说:同志们,不要吵了,不要打人,毛主席在十六条中讲要文斗不要武斗,我是一个犯过错误的共产党员,我的错误由我本人负责。但是,我不能因此而不革命。我对红卫兵的革命行动表示支持,双方有争论希望按照十六条办事……”等。据此,我们认为原材料所称有出入,此一问题应定为失实。

2、原材料称:对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言行。如:196810月在批判景某某(已解放)的大会上,庞指着景胸前戴的西北军政委员会奖章(上有毛主席图像和“人民功臣”字样)说:“你戴的是黑货,是替彭德怀、习仲勋树碑立传。”经秦爱兰证明:“该庞在批判景的会议上说:景有吃老本,不立新功,摆老资格,放的毛主席像章不戴,而经常胸前挂着你功臣纪念章,为习仲勋树碑立传。”又如:19684月县医院评选出席“积代会”的代表时,庞公开张贴大字报,攻击“凡是右倾分裂、右倾保守、右倾投降三个条件具备其中之一者就可当选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恶毒攻击革委会。经审查:在批判景某某时景并没有解放,庞的发言是处于热爱毛主席。关于对评选代表张贴大字报的问题,我们认为庞与邓是个人成见,矛盾较深,派性所致。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3、原材料称:煽动反革命分子写大字报,破坏党的政策。如19667月份文化大革命初,庞煽动戴“帽子”的反革命分子张某某写大字报。对张说:“你写你的,你知道啥写啥,你知道的都可以揭发。”在第二天庞对张说:“叫你写你就写,知道啥就写啥。”在庞的煽动下,张某某贴出了大字报。又如:19703月份在贯彻落实(70)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上,革命群众揭发了白某偷听敌台广播等重大问题,白思想沉重,庞不但不宣传党的政策,反而对白说:“你要有自我革命精神,自己割自己肉不怕痛,自己杀自己的决心。”唆使白某走自绝于人民的道路。经查:张某某证明:庞让张写大字报属事实。我们认为此一问题,是出现在文化革命初期,庞对政策不理解的错误做法。关于庞对白的谈话,经查:秦爱兰、雷季二人证明:703月份县举办落实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时,在批判白某的一次会上,庞在发言中说:“你要有自我革命的精神,对自己的错误要有自己割自己肉不怕痛的决心。”当时有个领导同志就说:庞在放毒,让白自杀。庞始终没有承认。领导重复了几次,并发纸让在场的同志证明。白某证明:庞和我在谈话其中说到对自己的缺点错误要有挖疮、割肉的决心,要有自己杀自己的决心。后来解放军(可能姓张)问庞和你在一起说了些什么?我把庞向我说的给他谈了,他说:庞是让人自杀,庞已写了东西,也要让我写,我即把庞说的大意写了。庞根本不承认说这话。我们意见不作处理依据。

   4、原材料称:分裂破坏红色政权,攻击革命领导干部,企图进行反夺权。如:196810月,当革委会主任邓某某在一次职工大会上说错了话时,庞当场呼喊“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邓某某!”企图借此打倒邓某某同志,达到颠覆红色政权的目的。经查:王振华、牛创道二人证明:邓某某同志在一次关于破反标的会场发言中说错了话,他说:“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和谁亲。”大家听了都很气愤,在支左解放军同意下对邓进行了批判。在第二天的批判会上,庞呼喊“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邓某某”,这句话是事实。我们认为庞当时处于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并非攻击革命领导干部、颠覆红色政权。

根据以上情况,该庞政史问题经查和本人交代基本相符,属一般历史情节,故应予以否定。关于在文化革命中的错误事实,其中有的已予否定,有的问题失实,有的不作处理依据。但庞说“社教是整人”、“社教工作团可憎”、“凡是保护四清运动成果的组织,都是保守组织”、“凡是右倾分裂、右倾保守、右倾投降三个条件具备其中之一者就可当选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及让反革命分子写大字报等,其言行虽属认识问题,也是十分错误的。但在下放后,该庞表现工作积极,吃苦肯干,深受贫下中农欢迎。故不予纪律处分。

据此,经我局1973714会议研究讨论:让其写出深刻检查外,对197182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庞济民同志党内留党察看两年,行政上降一级处分的决定,应予以撤销,补发工资。

 

   上述的报告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写此报告者的认识和用语都不可能超出时代赋予他们的局限。比如,父亲说的“社教是整人”、“社教工作团可憎”等话,审干小组认为“虽属认识问题,也是十分错误的”,而用现在的观点来看,父亲讲的是实情,没有什么错误。

   在档案中还看到了《中共临潼县委组织部关于撤消庞济民同志原处分决定的批复》,其标号为“临组发(73188号”,对象是卫生局,称:“你局报来庞济民同志的复查材料,经县委常委会议19731222研究认为:原定主要事实失实,故同意你局意见:撤销县革委会政工组1971812给庞济民同志党内留党察看两年、行政上降一级的处分决定,原降工资予以补发。特此批复。”

 

    给予父亲的处分决定,没有通过党员大会,也没有经过父亲的同意和签名,是驻院工作组一手操办的。工作组只有两人,组长是时任县革委会副主任的张某,另一位是县委宣传部干部郑某。在工作组的眼中,“庞济民态度恶劣”,处理应当从严,尽管处分的根据和理由并不充分,甚至是莫须有的。

   父亲对处分没有认可,但还是服从了下放——到基层农村卫生院当医生。毕竟头上没有了“反革命”的帽子,告别了“牛棚”,可以名正言顺地当医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了。于是,他打点行李,骑着自行车,带着铺盖卷,高高兴兴地到交口公社卫生院报到。交口在渭河北岸,相对闭塞,医疗条件也差一些。父亲去了以后,如鸟入林,鱼入水,马归草原,鹰翔蓝天,思想上没有了束缚,医术上更加进步,每天接诊百人以上,病人排成长队,节假日放弃休息,看好了许多疑难病症,声望传遍周围的雨金、栎阳、何寨、油槐等公社,许多病人都朝交口赶。不长时间,就使一个小小的公社卫生院,成为全县第一。

   “交口三年,看病十万,受挫而奋,干劲冲天。”父亲用这几句话,概括他人生历程中的一次飞跃。据说已成为县委副书记的张某闻听父亲的事迹后也很感慨,说下放的八人中,就庞济民能干,成绩出众,真所谓“好汉不怕压”啊。这期间,父亲没有放弃申诉,他把材料寄到省上,寄到中央。到1973年年底,父亲的冤案得到甄别平反,取消一切处分,恢复名誉;接着,又于1974年春,调父亲到栎阳地段医院,任业务副院长。平反决定和任职决定,都是那个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郑某来宣布的。两次见到父亲,郑某两次道歉,父亲两次的说法也都一样:“没有啥,运动么,不怨你。”(之二完)

 

[本文系长篇纪实文学《平民世代》(太白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秦人家事》(西安出版社2011年版)中的相关章节]

 

  • 上一篇文章: 狂飙之中——怀念父亲庞济民(之二)

  • 下一篇文章: 精神涡漩——怀念父亲庞济民(之三)
  •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15篇热点文章
  • 西安航天基地管委会原副主…[1208]

  • 我的朋友陈月浩[1569]

  • 安全教育:对校园暴力说“…[733]

  • 围墙之下的孤寡之心,谁来…[763]

  • 龙与dragon的误译,是中外…[694]

  • “为龙正译”势在必行[736]

  • 保驾护航:共建平安放学路…[785]

  • 乡间的急救行者——Kevin[803]

  • 《千年秦商列传》签售 传记…[676]

  • 陕西客家联谊会 华南城入驻…[813]

  • 绿色硅谷发展基金谋求多领…[640]

  • 在陕冀商赴河北考察寻找商…[640]

  • 丝路寄语[853]

  • “一带一路”智库建设陕西…[623]

  • 陈少默诞辰101周年纪念展今…[963]

  •  
     最新15篇推荐文章
  • 樊洲2015年中国画作品(一)[602]

  • 窦德盛: 中日民间文化交流的使者[892]

  • 醒  来[783]

  • 樊洲2015年中国画作品[3499]

  • “线山水”樊洲水墨艺术展在北京太和…[1978]

  • 谢绝无明 归源自在[857]

  • 《山脉 血脉 文脉》山脉文脉 樊洲山水…[112132]

  • 国礼艺术大师陆南“天下大碗”烧制成…[5999]

  • 樊洲作品[227118]

  • 窦德盛篆书作品精选(二)[8127]

  • 窦德盛篆书作品精选(一)[7650]

  • 寸毫蘸尽平生志  尺间惊天动鬼魂[230231]

  • 通览全国 走向世界[5161]

  • 通览全国 走向世界[5294]

  • 王家春哲理中国画作品(一)[10534]

  •  
     相 关 文 章
  • 龙与dragon的误译,是中外…[694]

  • “为龙正译”势在必行[736]

  • 西安中华龙凤文化研究院暨…[497]

  • 立足根本,适变创新,传统…[630]

  • 狂飙之中——怀念父亲庞济…[586]

  •  

     

    © 2005-2013www.xazz.cn All Rights Reserved. - TOP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 :陕ICP备05015124号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推荐合作|联系我们|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