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政  界 作  家 画  家 书法家 艺术大师 经济学家 企业家
形象宣传 摄影家 永远的长安 西安环山路 音乐人 博物馆 科技界 医疗卫生界
博物馆 在线销售 家住西安 人物 学者专家】 原  创 关于西安 文化新闻 企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西安之子网 >> 文章 >> 作 家 >> 田玉川 >> 正文        ★★★
让幸福指数最大化
[ 作者:田玉川    来源:西安之子网    点击数:1879    更新时间:2010-1-4    文章编辑:xazz ]

——新著《欲望论语》选读之一

 

                                  欲望论语

            ·按照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的幸福理论,幸福指数=效用/欲望。

            ·衡量生活幸福的标准有三个方面:是否吃得下,是否睡得香,是否笑得出。

            ·欲望、效用、幸福指数若不能同步增长,那必然是痛苦。

            ·满足幸福需求,有三种途径……

    有一农夫很勤奋,几十年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从不懒怠。一家人过着“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的小日子感到很满足很幸福。忽然有一天,他挖地时挖出了一个不小的金罗汉。“这下发大财了!”这位农夫和家人欣喜若狂,从此,可以成为大富翁了。但他竟整天忧心忡忡,痛苦不已。村人问道:“你现在已成家财万贯的大富翁了,自己锦衣玉食,一生无忧,子孙后代也都能过上好日子了,为何还如此不高兴呢?”农夫回答说:“我一直在想,我未拣到的那十七个大金罗汉在哪里?我怎样才能把它们全拣到手呢?”

   显然,这位农夫的痛苦是因为拣到了一个做梦也想不到的金罗汉!这块他一辈子无论怎样勤劳都积攒不到它的万分之一的金块,让他布满血丝的混浊的眼光发亮的同时,也点燃了他久久沉睡的贪欲之火!既然一个金罗汉能如此容易地拣到,那其余的十七个金罗汉不也能如此容易地拣到吗?

    一个祖祖辈辈用布满老茧的双手在黄土里刨食吃的忠厚老实的庄稼汉,竟也凭空做起了富甲天下的美梦来了,他能不痛苦吗?

    按照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的幸福理论:幸福指数=效用/欲望 ,具体来分析一下这位农夫的痛苦根源。

    为比较的标准的数值之间的比,但若用在欲望的满足程度量化上,那也就会使原本抽象的欲望更具体化。如今,已由单纯的经济术语演变为公众词语了。

    按照萨缪尔森的公式来看农夫的痛苦,即幸福指数的急剧下降是因为他的欲望,也就是分母急剧增大,而效用远远不能满足欲望的需求,即分子太小,所以,幸福指数为负数,已经远离了幸福。

    列一个简单的算式来看就更清楚了:

    假如这个农夫所拣拾到的那个金罗汉有6公斤重,即相当于6000克的黄金,按时下的市值每克18 0元人民币来计算,那就是1080000元,刚好一百万多。也就是说,他的实际效用突然增大到了一百万。但他的欲望仍不满足于此,而是108000元乘以18这么多。那么,按萨缪尔森的公式来计算,那幸福指数就是小数点后的负数了。即欲望大于效用18倍之多,他能不痛苦吗?

   而拣到金罗汉以前,他的幸福指数虽然不算高却是正数,自然有幸福了。

   假若他一年辛劳所获为10000元,即效用为10000元,欲望等于或少于10000元,那幸福指数就不会为负数了。

   两者比较如下:

  (幸福指数)1=(效用)1万/(欲望)/1万  

  (幸福指数)0.055(效用)=1080000/(欲望)108000  x 18

   他虽然在拣到金罗汉之后,实际效用比原来增加了一百倍,但幸福指数却大大下降了。以前温饱的农家生活之所以幸福指数高,就在于他的欲望与效用基本相当,或效用还略大于欲望,因而能够知足常乐,不知痛苦为何事了。

   从农夫拣拾金罗汉前后幸福指数的剧变可以看出:若欲望大于效用,即分母大于分子,那幸福指数即为负数,必然产生痛苦;相反,就会有幸福伴随。

   而衡量幸福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呢?

   除过法律的钢性制约外,个人自律,可从三方面来衡量:

   是否“吃得下”,应是第一标准。民以食为天。能吃,就是一大幸福。胃口好,说明身体健康,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呢?“宁要身体健康,不要黄金万两”,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满足任何欲望的前提和保证。否则,若病魔缠身,或身有残疾,或生命垂危,那一切都无从谈起了。因此,健康就有口福,有口福即是幸福。

   同时,还要“睡得香”。只有心中坦然,才会安睡。不然,心中若有愧,躺在床上就会扪心自问,被唤醒的良心会不安,睡觉怎会安心?而心中若有鬼,那就更睡不着了。总怕半夜鬼叫门,灵魂尚在地狱中受刑,如何会“睡得香”呢?

    如果能“吃得下”、“睡得香”,那自然应该算是幸福了,但幸福指数不会高,因为那满足的尚只是生理方面的欲望;如果再能够“笑得出”,那就满足了更高层次的精神方面的欲望,幸福指数才会有很大的提高。

   而“笑得出”凭什么?

   凭对欲望适宜的掌控,凭对效用的不断提升!

   究竟挣多少钱,才会幸福?

   这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的一个问题。

   如果一年挣1万,会幸福吗?挣10万、100万、1000万呢?

   为什么挣钱少的往往幸福指数反而高于挣钱多的?

    这还要用萨缪尔森的幸福理论公式来说明:若一年只挣1万,即效用为1万,那欲望呢?肯定会少于1万,那幸福指数就会提升;若一年挣10万,即效用为10万,那欲望呢?欲望可能已狂升到50万、100万,那幸福指数肯定会为负数了,不痛苦才怪呢?

    由此可见,收入低者,幸福指数未必就低;收入高者,幸福指数未必就高。有调查表明:中等收入者,幸福指数最高。一般老百姓的幸福指数高于高收入的成功人士。老百姓的欲望与效用基本持平,所以能知足常乐。

    但若效用大于欲望,就会造成一定的浪费;若欲望大于效用,必然导致痛苦的产生和延续。

    中国历史上的帝王,吃遍了山珍海味,竟想服用长生不老药,结果不是被江湖术士所骗,就是连命也早早吃没了。他们一个个嗜色成性,占有三宫六院还不够,还不断选美,嫖妓,恨不能占尽天下所有的女人。像晋武帝司马炎后宫宫女达万人,还要选美。以至于每天不知何往,便乘坐秦始皇那样的羊车随其去任何一个宫女处。如此“极意声色,逐至成疾”,晋朝被他弄得“国无一年之储,家无经月之蓄”,真是祸国殃民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帝王时代,皇帝的欲望是最大化了,但却使老百姓的幸福指数降到了最底点。这样的社会完全被唾弃应该是历史的必然。

    欲望、效用、幸福指数若不能同步增长,那必然是痛苦。

    比如一个人挣钱,若欲望太大,非成为亿万富翁不可,结果效用达不到,连百万富翁都够不上,那失落、痛苦恐怕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比如一家企业,刚刚起步,“做大”的欲望却很大,非在三五年成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企业不可,结果倾全力负巨债“大跃进”一年多结果资不抵债,连存在都难以为继了,还奢谈什么“做大”?

    由此可见,幸福指数与效用成正比。

    满足幸福需求,无非有三种途径:

    一是欲望不变,注重提升效用。就像脱贫致富一样,欲望人人都有,谁能做到呢?就看谁能真正提升效用。如果挣10万能脱贫,那挣5万就未做到,也就谈不上什么幸福了。

    二是效用提不高,就降低欲望,以达到幸福指数的稳定。这是“存天理,灭人欲”的传统,佛教所追求的不生不死、无知无觉的涅槃境界,就是把欲望降低到了零的典范。这样以来,幸福指数就不会上升,只能降到最低,甚至长期负增长。

   除此之外,还有第三种途径,那就是欲望与效用同时增长,这样幸福指数就会稳定地提升。从根本上避免了二者偏颇所造成的痛苦和浪费。

    从2006年开始,“国民幸福指数”与GDP一样,正式纳入了“政绩”考核之中。

    北京市率先将“幸福指数”分为7类:即健康状况、家庭和谐、工作、人际关系、城市环境的满意度、幸福感比较、幸福感主因分析。并公布了当年居民幸福指数为72%。这在全国主要城市中是较高的。

据上海一家杂志对北京、上海、成都、武汉、南京、杭州六大城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收入居中的杭州,居民幸福指数却最高;而收入最高的上海,居民的幸福指数却最低;成都居民收入最低,幸福指数却较高……

    对居民幸福指数的全面考核和提升,是“执政理念”的又一次转型。

    第一次是1949年建国初,和平建设的时期,即消弭战乱,遏制对人民安静生活的破坏。

    第二次是在1978年末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把工作重点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追求GDP的快速增长为目标,逐步建立市场经济机制。

   第三次从2006年开始,由单纯追求GDP的增长转变为全面提升全体人民的幸福指数为追求目标,以建立和谐、幸福、文明的社会为最终理想。这一转变刚刚开始实施。

    我们需要GDP的增长,更需要居民幸福指数的全面提升。

    如果财富没有给我们带来幸福反而增加了痛苦,我们创造这些财富还有意义吗?

    令人忧患的是,我们的GDP总量跃居世界前列,人均GDP大幅提高的同时,国内贫富差别的比例却加大了;幸福指数与人均GDP呈反比的反常现象,怎能不让我们深刻反思和忧患呢?

 

                        动力加油站

     ·华人首富李嘉诚近90岁高龄仍在忘我工作;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同样近90岁高龄仍在读博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不顾高龄仍在进行科研……很多企业家、政治家、教育家、艺术家高龄依然精神矍铄,奋斗不止。他们靠什么抗衰老呢?幸福!事业的幸福,创造的幸福。

     ·为何另一些人刚好与他们相反?有的未老先衰;有的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有的刚到老年,就犹如一滩泥一样全瘫下去了,仅仅只剩下满足基本的生理需求了。

 

                    (《欲望论语》   田玉川著   金城出版社)

  • 上一篇文章: 六字解密商鞅变法

  • 下一篇文章: 秦用人才不唯户口重“客卿”
  •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15篇热点文章
  • 西安航天基地管委会原副主…[683]

  • 我的朋友陈月浩[1281]

  • 安全教育:对校园暴力说“…[504]

  • 围墙之下的孤寡之心,谁来…[525]

  • 龙与dragon的误译,是中外…[523]

  • “为龙正译”势在必行[560]

  • 保驾护航:共建平安放学路…[566]

  • 乡间的急救行者——Kevin[556]

  • 《千年秦商列传》签售 传记…[501]

  • 陕西客家联谊会 华南城入驻…[639]

  • 绿色硅谷发展基金谋求多领…[420]

  • 在陕冀商赴河北考察寻找商…[453]

  • 丝路寄语[662]

  • “一带一路”智库建设陕西…[451]

  • 陈少默诞辰101周年纪念展今…[464]

  •  
     最新15篇推荐文章
  • 樊洲2015年中国画作品(一)[416]

  • 窦德盛: 中日民间文化交流的使者[697]

  • 醒  来[611]

  • 樊洲2015年中国画作品[2495]

  • “线山水”樊洲水墨艺术展在北京太和…[1395]

  • 谢绝无明 归源自在[669]

  • 《山脉 血脉 文脉》山脉文脉 樊洲山水…[111908]

  • 国礼艺术大师陆南“天下大碗”烧制成…[5400]

  • 樊洲作品[226555]

  • 窦德盛篆书作品精选(二)[6573]

  • 窦德盛篆书作品精选(一)[5911]

  • 寸毫蘸尽平生志  尺间惊天动鬼魂[229124]

  • 通览全国 走向世界[4489]

  • 通览全国 走向世界[4521]

  • 王家春哲理中国画作品(一)[8827]

  •  
     相 关 文 章
  • 六月 孩子们   毒  奶[279]

  • 六月 孩子们  放风筝[276]

  • 六月:孩子们  玩具商店[381]

  • 田玉川三十年诗集《人的密…[487]

  • 抗日战争赋[569]

  •  

     

    © 2005-2013www.xazz.cn All Rights Reserved. - TOP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 :陕ICP备05015124号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推荐合作|联系我们|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