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专心致志,水到渠成,自由自在 >> 阅读

专心致志,水到渠成,自由自在

2016-10-09 10:32:11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西安之子网

樊洲说最佳的人生状态是:内心光明,身体健康,

圆融无碍,自由自在。

 

全文共3909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你将看到以下内容:

•我本人出生于西安,成长于西安,四十岁后又有机缘在终南山实修传统文化因而有所发现,对西安是有深厚感情的。

•我觉得不论是在城市或在山里隐居,都是超越浮浅喧闹的大众文化,了解体验真理的较佳途径。出世间智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出世间智用在文化艺术创作中,必然会有超凡脱俗的品质。

•“人生最大的成功是身心健康,人生最大的成就是随缘生灭。”

•世界之大,五花八门。人生有限,尽可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亊业来做,从而乐在其中,真正的生活便从此开始!



    樊洲艺术简介

    樊洲,字龙人,(1953-)宇宙人生真相的探赜者,世界多元文化的达观者,中国传统文化的承传者,水墨绘画艺术的拓展者,曲线交织画法的开创者。

    对中国传统绘画有全面系统的传承研究。对西方艺术理念有广泛了解。自1992年开始,隐居秦岭终南山,以琴拳书画为载体,溯源寻道,深研佛道及历代文论经典,实修“知行合一、情景合一、天人合一”中国文化理念,提出“物我相忘,因缘生发”的创作理念。作品有《彩墨山水》、《金墨交响》、《水墨氤氲》三大系列。艺术成果卓著。

    2001年在终南山世界地质公园修建樊洲中国画馆。曾在画馆承办“全国美术批评模式研讨会” 、“图像时代艺术批评研讨会” 、“当代艺术批评家终南雅集”等活动。

    2010年开始,在法国巴黎、加拿大多伦多、德国柏林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画展及中国画讲座。2014年由中国文化部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山脉.文脉樊洲山水画艺术展》。

    现时,樊洲远离城市在山中隐居,将心灵投入广袤的艺术创作之中。



    :请樊老师讲述一下您的1980年代。

    樊洲:八十年代初我在报社任美编室主任,还沒有成为专业画家。1984年以王西京先生为首发起成立西安中国画院为西安画家群体建立国画创作平台,我有幸作为主要创建者参与了画院的筹建。1986年调入西安画院,从此成为国家体制内的画家,创作环境创作条件均有了极大的提升,这期间我为陕西宾馆总统楼、止园饭店宴会厅、西安市委常委会议室等楼堂馆所创作了一些作品,同时也开始广泛涉猎西方艺术理念,开拓视野,开创思路,以期在中国画创作上有所成就。当年我刚过而立之年,非常幸运!

    问:您怎么看待生活的这座城市——西安?

    樊洲:西安是中国重要的城市,是中国历史上十三朝古都,四季分明,风调雨顺,气候宜人。中华文明发展最輝煌的时期是在西安,释道两家及文化艺术界最重要的人物都成就于终南山或西安,如老子、王重阳、陈摶、玄奘、虚云、印光,现代石鲁、赵望云、王子武等等举不胜举。我本人出生于西安,成长于西安,四十岁后又有机缘在终南山实修传统文化因而有所发现,对西安是有深厚感情的。

    问:在您看来1980年代的西安城与现在有哪些同与不同?

    樊洲:大有不同!八十年代的西安还是一座朴素的城市,街道院落是中国传统风格的建筑,我家就住在梁家牌楼一个大四合院里。商店出售的是货真价实的货物,饭馆给顾客供应的是可口无害的美食。人们普遍对情谊比较看重,还保存着朴实无华的品格。时过境迁,今非昔比,现在西安滿目是洋楼,雷同于其它城市,早已失去了古城特色。宰客是普遍现象,假冒伪劣盛行,文化艺术界不断上演着虚张声势的闹剧,近几年,对国学略有所知的浅尝者四处做秀,糟踏行道。人们冷漠情谊,对利益的追求不择手段,上下班时间到处堵车。不仅仅是西安,整个社会处在礼崩乐坏的氛围。科技的发达显然给人们提供了方便,现在西安的规划与格局正在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大城市,改变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说心里话,我还是喜欢八十年代西安的人文环境。

    问:这座城市有没有特别令您满意或不满意的地方,说说看?

    樊洲:生在西安,长在西安,有许多可回味的故亊。回坊上美味的小吃,我喜欢。西安之南终南山上有四季变幻的自然风光,宜人养性,我喜欢。秦腔、婉婉腔、迷呼、线呼子、古乐,独具音韵,我喜欢。喜欢的太多了!这座城市怎样发展,发展成什么样,它都是生我、养我、成我的地方,我希望由明智的人来开发、建设、管理西安。

    问:您是怎么走上绘画这条道路的?

    樊洲:这是天意,也有机缘。我从小就无理由的喜欢音乐绘画,这是天意。文革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学校停课闹革命,我正好拜师学画,从此成为毕生亊业。这就是所谓的机缘。

    问:绘画、古琴、太极拳,这是近些年伴随着您的三件事情,它们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樊洲:当然有。

    不好意思,先纠正一下您的提法。我今年六十三岁,书法是四岁开始,随后开始糊涂乱抹画画,小学四年级时就负责学校所有黑板报的整体设计及插图绘制,上中学第一年还参加美化校园的绘制工作,十三岁正式拜师学习中国画。同年学习二胡及板胡演奏,中学时期是学校文艺宣传队乐队队长。古琴是2005年结缘古琴大师李明忠先生才操琴的。太极拳十几岁学过,因工作忙沒坚持,至1986年调入画院后才每天坚持修炼,至今已经三十年了。经过几十年的修炼,深知中国古琴、书法绘画、太极拳内在的运作机制是一回亊,阴阳、开合、收放、高低、快慢、长短、粗细、干湿、浓淡等等对比关系的律动是一样的。

    问:您这些年在生活里与绘画上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期,如果有,都是怎么解决的?  

    樊洲:沒有。我是一帆风顺。我从小脚踏实地,肯下功夫,做亊不抄近路,生活和亊业上毎次转変提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形成的。

    问:“隐居终南”似乎是一种“避世”的生活状态,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樊洲:我隐居终南不是消极避世。我是因为1992年参加社教工作深入山村,感受到秦岭终南山的博大厚重以及终南山与中国文化的渊源,才随缘进入了一种相对纯粹的生活创作环境,避免了城市生活中许多无益的应酬,把时间精力用在研究中国画的工作中。大家都知道,要做好一件亊,静心专心很重要。住在山里杂亊相对少些,空气又清新,身心处在生命的较佳状态,容易有成效。我自己的感觉是在画院画室工作六小时就疲倦了,在山上工作十二个小时也不会觉的累。我在山上不是闲居,我是以琴拳书画为载体,深层次的学习研究中国文化,体悟中国文化精神。我觉得不论是在城市或在山里隐居,都是超越浮浅喧闹的大众文化,了解体验真理的较佳途径。出世间智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出世间智用在文化艺术创作中,必然会有超凡脱俗的品质。

   问:这些年的“隐居生活”给您带来了哪些变化?

    樊洲:带来了巨大变化!首先是通过对释道经典的实修,我们了解了人生的意义,了解了亊物发展的规律,知道人生只是一个过程,更知道了一切文化皆虚妄,明心见性才是成就,进而步入了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几年前我对成功和成就两个词提出了自己的定义,对有缘人会有开示的意义。“人生最大的成功是身心健康,人生最大的成就是随缘生灭。”

   :“住山生活”给您带来了哪些收获?


    樊洲:艺术创作上有很大收获。住山23年,前4年是对山水外在形象的了解。随后开始感悟大自然的内在气质及律动,这种感悟是持续不断在发展着,直至今日。1996年开始绘画语言的开拓试验,彩墨山水系列就是这个时期的成果。2005年经过各种试验后重新认识到中国传统绘画的高明,开始沿着中国绘画体系的高度出发寻找超越与拓展,终于在2009年开创了曲线交织画法并提出了“物我相忘,因缘生发”的创作理念。这个理念的核心是要超越知识的局限,融入大自然无限的创造力。三言两语说不清这个理,将来您读了我写的《自然韵律》一书,其中道理便会理解。

    问:在您看来,住在城里和住在山上有什么不同?

    樊洲: 山上空气清新,养人。城里噪音多多,伤人。

   :您上街买菜吗,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樊洲:正常情况下是厨师买。偶然也会上山路过太乙宫镇捎带买菜,厨师说我买的菜价高,也许菜贩子见我是外行,开宰了。多年来,我天亮起床,天黑入睡,很合古人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已养成习惯了。偶然因故晚睡,第二天依然天亮醒来,睡不了懒觉。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它时间基本上是在工作。我很感触黃宾虹先生离世前的一句话“三更灯火五更鸡谁人催我”。我也有这个习惯。我通过实践深知付出和收获的关系。

    :您最近一次旅游是去哪里,都有什么样的收获?

    樊洲:去了河南三门峡空相寺,拜谒了禅宗祖师达摩的灵塔,对达摩历经艰辛,专心致志的精神更为崇敬。其实作任何亊都需要这种精神。

    问:如果重新选择,您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为什么?

    樊洲: 我会选择音乐创作。音乐是世界语言,不受民族地域文化的限制,可以和地球人类无障碍的沟通分享。我现在的绘画其实也注入了音乐的元素,这个明眼人是可以看懂的。

    问:除了艺术,您平时还关注什么事情?

    樊洲:琴拳书画的修练已把有限的时间用光了,无暇顾及其它了。我的原则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全身心做好本份。

    :对您来说,什么样的人生状态才是令人满意的?

    樊洲:  内心光明,身体健康,圆融无碍,自由自在。

    :您阅读有特定范围吗,最近在读什么书?

    樊洲: 从小喜欢读书,几十年来读了无数的书,现在才知道天下充斥着糙粕书,大多数书谈些局部真理或者非真理,使人不明亊理,成为偏执或有障碍的人。讲真理的书不多,有缘人才能从文字间感悟到其中的真义,了解精神的实相,才会逐渐步入“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包容能涵,圆融无碍。生生不息,自由自在。”的精神状态,从而建构幸福人生。

    问:生活里不可能一直用“加法”,也不可能对任何事情都用“是”来回答,您的减法生活是怎样的?

    樊洲:天下万物都有存在的理由,都是“全体大用”里不可或缺的成份,万物之间是互动的关系,每个人做的亊,都会影响整个世界的业力趋向。一个画家如果天天谈论宇宙大亊,国际大亊,国家大亊以及世间各类杂亊,不出作品,这是越位,大家都这样,那就乱了世界。我们应当真实的面对因缘遇到的各种亊,做好自己的本份。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 “说真心话,做本色人。”

    问:能否给年轻人一些具体的建议?

    世界之大,五花八门。人生有限,尽可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亊业来做,从而乐在其中,真正的生活便从此开始!

    问:您接下来会有哪些具体的创作计划?

    樊洲:使绘画作品更贴近音乐。开始古琴音乐的创作。今年10月25日巴黎玛德莲教堂举办樊洲古琴音乐会,我为音乐会特意创作了具有秦风秦韵新曲《终南吟》,此类创作以后会持续进行。

相关内容
2016-10-09 10:32:11
2017-03-21 14:06:30
2017-05-21 11:08:58
2017-03-31 11:00:16
2017-11-12 10:26:40
2017-11-02 09:57:25
2017-02-27 08:59:23
2017-06-03 15:15:0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