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樊洲:得天地之灵气,抒心中之清气 >> 阅读

樊洲:得天地之灵气,抒心中之清气

2017-01-16 14:38:53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樊洲 陈团结

樊洲语录:

  皈依只是一种形式,出家人也不是人人都能开悟了道;

  不出家也能研修佛学和道家思想。佛道两个体系都有各自修行的方法;

  理解和了解是有层次的,知道和了道是两回事;

  别人骂你,其实就是空气振动了一下,但有人执著放不下,烦恼生气。


  樊洲先生山居终南,远离喧嚣;我身居都市,心向往高山。与樊洲老师的约会数次都是在匆匆间,樊洲老师如闲云野鹤般,不温不火,斯文;我居于闹市,供职媒体,身不由己,每日都好像有忙不完的事;好在我们都是直性子人,说话办事的效率极高。与樊洲老师的交流中,他的言语不多,却往往富有哲理。他举了一个例子:“别人骂你,其实就是空气振动了一下,但有人执著放不下,烦恼生气。”

  陈团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终南山不高,也没有神仙,你为何如此的喜欢终南山?而且在终南山一住就是20多年,远离尘嚣,深居简出,以琴拳书画对语终南山水,最初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樊洲:现世很多人艺术上并无成就,爱热闹,重宣传,知名度挺高,结果是人人皆知其“盛名之下,其实难符”。我们尊重艺术,知道艺术创造的艰辛,知道长期用功的必要,因此才有隐居实修的选择。在山中远离世俗喧闹,远离杂乱信息,可以更好地亲近自然,感悟山水的真相。山居生活清静,有更多时间加深人类文化知识的储备,促成艺术理念的提升,进行绘画语言的锤炼,真诚抒发情怀。在神奇灵秀的终南山中,朝夕与山水为伴,创作灵感源源不断,有效地保持了良好的创作心境。

  陈团结:随着经济的高速飞速发展,而中国人的信仰也在日渐缺失,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在慢慢的消亡,你怎样看待这些问题?

  樊洲:乱世百年,西学东渐,世风日下,中国文化的高度已被国人漠视久矣。中国文化包括建筑服装已荡然无存。中国的院校培养出了一大批不肖之子,这些人用西方理念武装了头脑,是抵毁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力军。但是中国文化并未消亡,有相当一批人很好的传承了中国文化的精髓,只待时运到来,自然开花结果。

  陈团结:作为一个文人,你是否在坚守着传统文化?在你的身上仍保留着哪些传统文人品行?

  樊洲:复兴弘扬中国绘画是理想,更重要的是学术上要有所建树。当代文人如能保持“朴素”“勤劳”“真挚”“诚敬”的品质,自然就会一身正气,光彩照人。

  陈团结:古人讲究琴棋书画四艺,你已做到了,而且还习武,在这几个里你更偏好哪一个?这几个不同门类之间是否相通?

  樊洲:棋中暗藏杀机,我不玩。我修的是“琴拳书画”,它们四位一体,深入到核心其内在是完全一致的。即表达“中道”“和谐”。达此境界便是养心怡人的艺术。

  陈团结:有一句话叫做“名师出高徒”,不少的书画家或者别的行业从业者,也都给自己的简历上打上名师的标签,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您先后跟随李西岩、叶访樵、康师尧和石鲁四位先生潜心学画,这四位先生对您的影响最大的是那位?能否说说和他的往事?

  樊洲:李先生功德,启蒙入门。叶先生指导,正脉传承。康先生引路,写生创作。石先生启示,立高格,行大道。

  1966年,“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我因为家教和喜爱书画的特点远离了喧闹,开始自修中国画,学习二胡演奏。1968年拜西安名家李西岩先生为师,开始学习工笔青绿山水。两年后老师将珍藏的清代名家任伯年作品让我临摹,并大为惊叹:“真没想到你画花鸟手气这样好!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叶老。”

  花鸟画大家叶访樵(1897-1976)先生出身名门世家,工书擅画。曾做过某县县长,因厌烦官场拂袖而去,周游各地卖画为生。早年师从徐青藤、恽南田,中年后受任伯年、吴昌硕、张书旗影响,继承传统,自成一家。晚年定居西安。我拜师时十七岁,时年叶老八旬,六年内详授所藏古画和近现代名家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郭味渠、王雪涛的精品百余幅,每次课后都让我带两幅画回去学习。在先生的悉心指导下,我学到了构图、设色、笔墨、皴法、落款、钤印等国画创作基本规律。

  1974年,我经挚友汪秦生(陕西图片社主任)引介拜见长安画派代表画家康师尧(1921-1985)。康先生教导说:“学习中国画,初始应以临摹为主,掌握相应的技法,随后应该到生活中选择古今画家没有画过的题材,这必然要深入的观察和思考,这是成为画家必然要走的路子。那些仅知临摹的学子成不了真正的画家。”文革后美协恢复工作,有一次组织画家赴秦岭山区采风,康先生凌晨到长途车站送别,车驶出很远仍看到先生徐徐挥手,这个画面永远印在了我的心中。

  我经过了对近现代大师的深入研究后,作品达到了乱真的程度。带着“外界的赞誉和自我感觉甚好”的作品拜见石鲁先生,不料画被掷还,还冷冰冰说了一句:“这不是你的画!”我原以为会听到勉励和指点,谁想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冷静下来反复咀嚼着这句辛辣的话,才意识到自己被前人技法淹没了,只会模仿。石鲁(1919-1982)先生在“文革”中受尽磨难,身体状况极差。文革后住院治疗,我曾表示想辞去工作随在身边服侍,先生坚决反对,且语重心长地说:“我的病也不知道能否治好;你还年轻,来日方长,况且画画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是要长期坚持不懈努力的。”

  任何行业的学习与师承,至要在自身的用功钻研。有句话说的好:“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此话有真意,达者自明。

  陈团结:你的山水与别人有所不同,看介绍,叫做韵律山水,说说来龙去脉?

  樊洲:与今人与古人不同是必须的,不然你的存在毫无价值。我经过50年学习研究试验,终于发现了新的领域,概括而言是发现了物体内在结构和山水的内在律动,绘画语言开创了曲线交织画法。这些成果是要历史鉴定的。三十年后自有分晓。

  陈团结:您曾多次携书画作品走出国门,赴国外举办展览,外国友人怎么看您的作品,他们对中国画如何评价?

  樊洲:有超越传统价值的作品才值得面向世界,决不可忽视世界人民的眼光与感悟鉴赏能力。在法国展览时易夫。米勒冈(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院士)说“樊洲画里的线条很优雅。能感觉到画家内心的纯净,作品洋溢着与大自然的和谐。有巴赫的静谧,也有喜多郎的空灵”。他看懂了我的画。

  陈团结:山居终南,得天地之灵气,谈谈住山对你绘画的影响?

  樊洲:我早年曾阅读了大量的中外名著,研读中外文艺理论,进山后对释道典籍尤为用心,为提升艺术境界奠定了基础。隐居终南后经历了如下几个阶段:

  1992年进山,持续传统的创作方式。

  1995年,开始探索彩墨山水的表现语言。英国丙烯、日本矿物颜料、水粉颜料、金属颜料都在实验范围,熟悉这些颜料和中国宣纸之间如何配置,产生何种效果。

  1996-2002年,彩墨阶段,传统山水偶尔为之。常用长峰蘸多种颜色一挥而就,亦用金属颜色进行线条或局部的填充。

  2002年起,重新回到水墨。追求潇洒,实验性。

  2005年起,放弃材料探索,专注佛学、道家思想表达。代表作《一阴一阳谓之道》。

  2008年起,抛弃表象描述,专注音乐表述。代表作《华彩终南》。

  2009年底开始“曲线交织”画法,更加自由,完善。代表作《山脉·血脉·文脉》、《高山流水》。

  我不惑之年开始隐居,终在2010年寻得法门,成就“自在”境界。均得益于终南山水的滋养

  陈团结:“观相不如观气,观气不如观心”中医的最高境界是养生,养生的最高境界是养心,山居20多年你是如何养生的,请给世人开示一二?

  樊洲:近两年微信盛行,犹如“现代毒品”般使“不究竟”的学说流通泛滥。城市所有之处,人人手持一机频频翻屏,更有甚者夜以继日,难割难舍,杂乱信息眼花缭乱,充斥了人们的头脑,令人颠倒梦想,心神恍惚。

  养生的初步功夫其实很简易:远离杂乱信息先静下来!

  其次,适度的运动劳动可使身强力壮,气血通畅;睡眠充足自然精神饱滿;读有“真意”的书至使神清气爽;还有许多法门都有实效,那必须是有高人指点迷津,层层上进,才能最终达成身心和谐,明心见性,中道不二,圆融无碍之佳境。

 

相关内容
2017-11-12 10:26:40
2017-11-02 09:57:25
2017-06-03 15:15:06
2017-12-16 17:21:27
2017-03-31 11:00:16
2017-02-27 08:59:23
2017-01-16 14:38:53
2016-12-01 09:14:3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