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陈嘉瑞 >> 窗棂上的“被面花” >> 阅读

窗棂上的“被面花”

2018-05-02 08:44:46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陈嘉瑞
 □陈嘉瑞

  丁酉年冬天,关中出奇的冷,前后下了两场大雪。气象部门说,第一场大雪,是56年来最大的一次。驱车奔跑在高速公路上,看着盖满田垄的皑皑白雪,好似铺下了农人的欢喜与希望。在那厚厚的白雪下,大地已悄悄透出生机。

  腊月的这天,关中东卜村的村民们,排队等待分配安置楼。全村的男女老少,都集中在这里,人们以家庭为单位,聚拢在一起,喜悦地交谈着。小区周围高楼林立,一栋栋,好像是从庄稼地里长出来的,几千年在土地里摸爬滚打的庄稼人,从这一辈要住上高楼了。30多年在外工作的我也回来了。按规定,我可以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大套房。

  太阳很红。天气很好。风中仍有着阵阵寒意。但人们的热情将寒冷都融化。多少年见不上的人,都奇迹般地出现了。人们兴奋地说笑着。身边的一个老妈妈,拉着早先晚辈、如今也已退休的远房侄子的手,唏嘘着说,时光咋就这么快呀,一眨眼几十年就不见了!说到高兴处,托起手掌擦了一下眼角的泪。八十好几的人了,快要入土了,竟然还要住上城里人住的高楼,高兴呀。

  叔父也出现了,披着一件黑大衣,苍老的皱纹,也被明亮的阳光熨开了。儿女五六个,比叔父还高兴。叔父两个儿子,加上孙子孙女,他这一大家,可以分几套房。他们正商量着,是彼此住得近一些还是住得远一些。

  “发荣!”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也出现了。我猛然喊了一声,他一怔,立马回过神来,大叫着我的名字。两只男人的手,一下子握在了一起。名叫段发荣的他,早年去北京当兵,多少年以后转业回乡,如今两儿一女,都成家立业。兴奋的我们,穿过了时光隧道,又品尝到儿时的甜蜜。

  挑房的人们井然有序,按事先排好的队,叫号进入,挑房、签字、按指印。出来一个,再进去一个。许是室内的暖气过于充足,挑房出来的人们大都是满脸潮红。在外等待的人们急切地问,挑了个几号楼?被问的人会高声地应答,那神情如同是宣示主权一样。太阳越来越高了。天气越来越暖了。春节前的这一个日子,这个不知名的小村,满溢着红火的气氛。

  眼下的这个小区,几十栋楼,要接纳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入住。这时,已经有部分村民提前入住了。不知是谁发明的,最先的一户人家,装修完毕住进去,大概是为了宣示领地和内心的喜悦,找出了一条自家久置的缎被面,牡丹开花般地系在自家不锈钢的窗棂上。这样,光洁漂亮的高楼上,开出了第一朵大红花!这一项无意的“发明”,开始在村民中传递开来:小区里开出了第二朵、第三朵……如此,耀人的一幕出现了:小区一栋栋大楼上,许多人家的窗棂上,都开出了耀眼的“被面花”。有的是楼上楼下,垂直地开出三五朵;有的是一个单元的外窗上,开成了一串;也有高高的楼面上,参差错落地,开出相互照应的几朵来……那是表明,这一栋新楼,也有人开始入住了。

  人们在楼下热议着,楼上的“被面花”,一朵一朵地开着。这是一个中华农业最早发源的地方。后稷曾在这里教民稼穑。几千年的农耕人,活到了今天,要搬离祖祖辈辈的土瓦房,住进现代化的高楼了。

  农人的眼里,见过各种各样的花。然而唯有这朵“花”,今天是从农人心底开出来的。早先,除过娶亲嫁女,人们能盖上红被面,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如今,红被面不稀罕了。人们把红红的缎被面,系在自家新居的窗棂上,打成了结。那微风中的红被面,传达着农人的欢喜。

  老母亲83岁了,一辈子四处搬迁,却一直名下无房。那天,当她得知自己终于有了一套新房,愣怔半刻后,仰天无声而哭。她说,她终于可以住在自己名下的房子里,安然离世了!那一刻,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上了眼眶。

  第二天,我开车回城,经过家乡的居民楼时,远远望去,晴朗的蓝天之下,红红的“被面花”,在高高的新楼窗棂上,开成了串。

  哦,窗棂上的“被面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8-05-02 08:44:4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