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 吃派饭 >> 阅读

吃派饭

2018-07-05 19:29:28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朱百平
 □朱百平

  看章子怡主演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年轻时身为乡村教师的男主人公到村里女主人公的家里吃派饭。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当年在广大乡村,那户人家没有接待过驻队干部?当然地处关中平原我的家乡也概莫能外了。

  吃派饭,其实就是村里一家挨着一家的给驻村工作的“公家人”管饭。一家一天,一家挨着一家。而“公家人”,其实就是指当时吃商品粮的在外工作的人。乡亲们也称他们是“吃公家饭的人”。那年月,城乡差别特别大,只要是在外工作,不管是干什么的,乡亲们都会对其另眼看待。更何况是对待识文断字,有文化的驻村干部了。对于村里的家庭主妇来说,派饭到自己家之前几天,就开始张罗了给驻村干部吃什么好呢?那时,乡亲们精打细算,粗细粮搭配勉强才能吃饱肚子。所以让驻村干部吃好,也不过是中午给他们吃顿黏面条或蒸几张凉皮吃罢了。如果能炒几个鸡蛋那就更不得了,因为那时村里大多数人家还指望着用鸡蛋换钱买盐吃呢。

  吃派饭的公家人到谁家,谁家的孩子这天最高兴了。因为家里款待客人,饭菜自然要比平时好一些。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我们家招待驻村干部时的情景。先天晚上,隔壁人家就上门通知明天该我们家给“公家人”管饭了。一觉睡醒就到了这一天,平时调皮贪玩的我,也显得非常听话。按照母亲的吩咐早早地把前院后院,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中午收工了,客人上门了,母亲总会让我先到外边玩去,等客人吃完了再回来。可我心里惦记着好吃的,所以总是找出各种借口在吃饭的客人面前蹭来蹭去。客人会意,往往会将自己正在吃的好吃的饭菜多少分给我一些。在灶下忙活的母亲,见此情景会一边骂我没样子,一边让我谢过客人。三顿饭早晚是稀饭和馍,下饭的菜是浆水菜。中午正餐一般是面条,备有油泼辣子和醋当下饭的小菜。当时全国以粮为纲,地里边边角角都种上了庄稼,村里根本就没有种蔬菜的地方。所以用辣子醋当菜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谁家都想让驻村干部吃好,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意外的事还是有的。邻村就有一寡妇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轮到她家给“公家人”管饭。家里两个孩子正在长身体,吃饭如狼似虎。家里缺劳力,年年粮食不够吃。轮到她家管饭,这位农妇可犯了愁了。只有半碗白面做面条是不够了,只好将其与包谷面掺和着给客人打搅团吃。说来也巧,这位驻村干部是外地人。从来没见过搅团更不要说吃搅团了。但这人聪明,注意观察。搅团打好后,只见农妇先用勺子舀了口调吃搅团的调料水试试咸淡。接着又将打好的搅团一勺勺舀到一直径在二三十公分的大盘里晾好。此间农妇见盘子边上有些许搅团,随手用指头一刮就送进口中。驻村干部由此记住了,原来搅团是这样吃呀。所以当农妇把搅团和调搅团的调料水端上饭桌时,这位驻村干部就先将调料水几大口喝个精光,然后再皱着眉头将搅团一口口吃下。他一边吃一边想,什么搅团不搅团的,这和浆糊有什么区别吗?这个笑话在当时传了方圆十里八乡。

  吃派饭的故事大约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之间。当时村里各种运动、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很多,要动员和督促领导乡村,驻村干部就应运而生了。驻村干部都是从全县各个行业中抽调出来的,根正苗红,经过短期培训就上岗了。下乡工作期限一般为一年,与乡亲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吃派饭可不是白吃,要给村民付饭钱和粮票。虽然一天只有几毛钱和一斤粮票,但当时钱值钱,尤其是粮票乡亲们可是求之不得的。能够享受上乡亲们吃派饭的,除了驻队干部外还有的就是驻村的小学教师了。

  多年过去了,吃派饭的故事离我们渐行渐远,但回想起来仍如在昨日。那时的干群关系着实让人怀念。
相关内容
2018-01-24 10:44:50
2018-05-28 11:07:02
2017-02-26 10:29:25
2018-05-27 10:33:36
2016-07-29 10:14:15
2018-01-22 14:28:37
2016-01-06 09:56:53
2018-01-17 14:59:5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