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樊洲文字 >> 追忆刘文西 >> 阅读

追忆刘文西

2019-07-08 15:05:38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樊洲

二十七年前樊洲与刘文西在深圳

 

文/樊洲


今天下午,刘文西先生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得到这消息时还真有点不适。二十年前我与刘老师有过较为亲密的交往,此时往事不由的浮上心来,我想应该写下来让人们对刘老师有更多的了解。

1989年我与江文湛在年关时去陕北写生,我们腊月28即到达延安,下榻延安宾舘。那时的延安还很沧桑,延安宾舘是政府主管,也算是较高级的,过年期间竟然沒有留守人员为客人做饭,延安城那些饭店也因过年全数关门,我们连续吃了几天面包饼干。

在那个时期刘文西老师每年春节都在陕北考察写生,但他是住在农民家里,生活条件很差。得知我与江文湛来延安了,便来到宾舘见面顺便洗个热水澡。刘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他一位学生李师明,李师明当时创办延安美术学校任校长。因刘老师的介绍我们才能够在李师明家里团聚,吃上了热乎乎的年饭。

我当时很感慨,刘老师是西安美院院长,在外地写生考察,住宾舘是理所当然的事呀。刘老师说他是为了能和老乡亲近些,况且有些老乡都是多年的朋友,感情很好,住在一起画起来方便。

九十年代有一位朋友在深圳开画展,希望能请到刘老师去开幕剪彩,我将此意转达后刘老师欣然应允。我与刘老师飞往深圳,当晚我与刘老师住在深圳湾大酒店一个大套房,我们聊起很多家常话。我给刘老师介绍我们新建的西安画院的创作条件很好,专职画家沒有太多行政事务,能够有充份的时画画等,刘老师很向往,他说他很希望自己也能不被行政事务缠身,有大量时间画画,还委托我给王西京捎话,表示他願意调西安中国画院工作。那天晚上也可能沒有别人在场,刘老师也很动情,他对我说:“我最遗憾的是画了一辈子毛主席,但毛主席沒有接见过我!”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深圳几天时间,很多崇拜者来拜访刘老师,其中有一位新加坡收藏家与刘老师是旧友,刘老师还介绍他买了我两幅画。

刘老师常年在陕北农村写生,卫生条件很差,得了皮肤病,很难治。我大连有一位朋友孙云波想求刘老师画一幅毛主席头像,他说他父亲崇拜毛泽东,他也由衷的崇拜毛泽东,希望有一幅刘老师亲笔画的毛主席像收藏。当时刘老师正在筹备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很忙。但经我介绍认识后,刘老师很爽快的答应了,但告诉孙云波现在太忙,等有闲暇时再画。这段时间云波经常给刘老买些高档的治疗皮肤的药寄来西安,以期能减轻刘老师病症。后来孙云波请刘文西陈光健夫妇去大连玩,有一天电话我,激动万分:“刘老师给我画了一幅大画,毛主席全身像,背后画的大海”。此事真的很圆滿。据说刘老师从未给个人画过如此用心的作品,可见他们因缘不浅。

大家都知道刘文西先生创立黄土画派,是一位人民艺术家。在我眼里,刘老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画家,一生不倦地勤奋工作,从不懈怠,留下了大量的刻画领袖和人民群众的作品。他的人生很值得我们缅怀!



樊洲2019年7月7日下午6时

 

来源:樊洲微信公众号

 

相关内容
2018-11-04 09:23:16
2019-06-27 10:25:53
2018-11-28 14:50:03
2017-01-16 14:36:03
2017-01-12 15:52:22
2017-01-02 14:15:11
2018-11-07 10:03:46
2019-07-17 11:01:2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