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夏季麦场 >> 阅读

夏季麦场

2019-07-13 15:14:56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姚孝贤
◎姚孝贤

  晌午过后,太阳亮得晃眼,天空蓝得如水洗过一样,炙热的空气仿佛划一根火柴就能点燃。浓浓的麦草麦衣味刺激着人的鼻腔。此刻,碾完了第一场小麦。在众邻居的帮助下终于将所有的麦草用杈拾尽,搭成一个垛,又将剩下的麦衣夹杂麦粒的混合物用木推耙推成一个圆堆,只等一场风来扬场。

  这时,父亲和伯伯、伯母、叔叔、阿姨都坐在了门口的槐树下,一边喝水歇息,一边叙说着麦子收成。母亲拿着扫帚在清扫捡拾散落在场边的麦粒,“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在夏季的麦场里,木杈能搭起一座麦草垛,推耙能推起一个丰收的天地,木锨能扬出一堆金灿灿的麦粒。

  空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风,场坝边的杨树、门口的洋槐树叶子耷拉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的伯伯叔叔们各自忙自家的农活了,剩下扬场的活就是父母的事情。

  父亲是扬场的老把式,不时地用木锨铲起带麦衣的麦粒,抛向空中,麦衣和麦粒同时落下,没有风,他失望地摇了摇头。

  父母期盼一场风,我也在心里祈祷一场风。父亲一直站着,抬头望了望天空,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等呀等,风没有来……

  随着时间流逝,太阳西移,天空中出现了许多云霞。云霞的形状变化多端,一会儿像百合色的团团棉花,一会儿像金色的波浪;有的似半灰半红的胭脂,有的似紫檀色的鸡冠花,整个天空色彩缤纷。太阳即将隐没在远处的山巅了,天马上会昏暗下来。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碾完一场麦子后,最终要分离麦衣和麦粒的方式就是扬场。扬场是在风的外力下,挑选一个没有遮挡的风口,一锨一锨将裹有麦粒的麦衣抛向空中,垂直落下来的是麦粒,飘向远处的是麦衣。如果没有风,就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父亲再次看了看天空,又瞅了瞅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树叶,眉头紧锁。如果不把场扬完,占着地方,还会影响邻居明天碾场。于是,他下定了决心准备“撇场”。

  “撇场”是纯粹用人力分离麦衣和麦粒的无奈之举,一般有风时不用。因其占麦场面积比较大,费时累人。像目前三家0.6亩的场坝得全部占用,全凭扬场人的力气和距离强行将麦粒和麦衣分离,有时还分离得不是很干净。要做到“撇”场,扬场人必须站在场坝三分之一处的中心位置,把大面积的地方留给麦粒;麦粒落的地方距离扬场人有七八米远,扬场人面朝混合在一起的麦衣麦粒堆,向身后抛出一个半圆。第一锨要先试一下这个半圈有多大,能不能分离麦衣和麦粒,确定好后,沿着划定的这个圈进行,不能偏离,否则达不到分离的目的。

  很快,父亲选好点,甩开膀子,抄起木锨,一锨一锨地“撇”,只见一道弧线抛出,麦衣飞扬,麦粒落到了远处。过了好长时间,我惊喜地发现,以父亲为中心的一个金色半圆形麦粒梁形成了。再看父亲,满头是汗,黝黑的脸膛变得通红。他背后的那道麦粒梁渐渐隆起。汗水随着父亲弯腰、起身、抬手,一滴滴落下。母亲戴着草帽,围着麦粒梁,用扫帚来来回回掠去麦衣麦渣,浑身上下满是尘土和麦衣,就连眉毛上也沾着些许麦衣。我用推耙使劲地往父亲指定的地方,推着那堆麦衣夹杂麦粒的混合物。此刻,夜幕降临,拉上电灯,麦粒堆成了一道大的麦粒梁。

  满天星斗眨着眼睛,仿佛在看着父母仍重复着扬场的活,其它场坝里的人们也同样劳作着。

  夏季只是一年之中的逗号,风不知道这是收获的季节、不懂得农人心里的焦虑、不晓得这是在龙口夺食。等一场风,真难啊!

  我想,如果下次扬场再出现无风的状况,父母恐怕会累趴下。如果能发明一台风车多好,一定能减轻父母的负担。

  第二年夏季,有了脱粒机,再后来有了联合收割机,一下子将农人从沉重的扬场中解救了出来。你看,现在只要拿着编织袋,就能在地边装金灿灿的麦粒了,也不再发愁扬场时等待一场风。
相关内容
2019-07-21 10:29:07
2019-07-14 15:07:20
2018-07-22 10:21:46
2015-11-30 09:05:22
2016-11-27 14:35:47
2019-06-23 15:40:35
2018-10-21 11:41:30
2019-01-17 09:55:3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