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书法家 >> 马正达 >> 长忆默翁总情真 >> 阅读

长忆默翁总情真

2016-03-01 10:42:33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马正达

   

陈少默先生座铜雕像   图/张星利

 

    陈泽秦(1914——2006),字少默,晚号默翁。陕西安康人,世居西安,擅长书法及书画鉴定。早年毕业于国立西北大学国文系。书法从颜真卿入手,后专攻何绍基、翁同和诸家法帖,晚年兼习汉隶,颇具风格。书法诸体皆能,而以隶、行书为所重。其隶书格调高古,意境超远,常以鸡毫书之,别具一格。其行书将颜体的雄强茂密,何绍基的波折变化及翁同和的寓巧于拙,自然和谐溶为一炉,笔情墨韵极浓,字字独立而又浑然一体,形拙而神秀,笔断而意连,严谨而潇散,雅训而生涩,富有“书卷气”,若周鼎秦钟,古趣盎然。曾任西安市政协委员,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陕西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会员。

    岳父陈少默先生虽然离开我们已经四年多了,可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却永远印在我的脑海中,不能忘怀。

    我同默翁共同生活了二十五、六年,比跟我父亲生活的日子还要长,老人家像对亲生儿子一样疼爱着我。他为人处世的好品德也教育着我,影响着我。

    1979年,父亲的同事李仁(李子俊老人的女儿)为我介绍对象,女方即默翁的小女儿陈长馨。见面那天在李子俊老人家,只与默翁有短暂一面,后听李伯讲:默翁说,马凌甫的孙子,行了。此后,与默翁见面机会便多了,每星期都要去夏家什字一、两趟。当时默翁尚未平反,在小雁塔临时做文革抄家文物退还工作。那时我便感受到默翁对工作的认真态度。据说小雁塔有三四房间的文物字画,对此进行整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默翁白天去小雁塔同其它专家整理实物,晚上回来还要将当天的整理结果制成卡片。在他与其它专家的共同努力下,共退还抄家文物字画上万件。1986年,默翁终于获得了平反,至此,压在老人家身上几十年的精神包袱,才算卸掉了。

    1979年认识默翁时,我只见他写行书,隶书是八十年代初开始学写的,记得当时倩赵熊为他刻了一枚“少默学隶”的印章,直至晚年,一直用着。在那一段时间,默翁将《西狭颂》、《石门颂》、《郙阁颂》、《夏承碑》、《张迁碑》等众多隶书碑帖都进行了双钩,经常到深夜两三点钟,可见下的功夫有多深。成海兄珍藏有一本《张迁碑》的双钩本,即老爷子所赠。成海兄对我说,当年想找一本好的碑帖甚是不易,老爷子将自己双钩的《张迁碑》送给了我,也说明了对弟子的关爱。

    默翁平易近人,大家私下都称他“老爷子” 。他学生众多,但称得上弟子的也就是钟明善、傅嘉仪、李成海、赵熊等几位。其中与李成海、赵熊两位仁兄的来往更密切些,家中的一些事均请他们协助,老爷子的几份遗嘱,即请二位为证人,老人逝世,后事也是二位仁兄主力操办。嘉仪兄英年早逝,明善兄在老爷子逝世时不在西安,事后,眀善兄专门送上两万元为老爷子修墓。弟子、学生们对老爷子的爱戴之情,也给我树立了榜样。

    原先,老爷子为人写字是不收钱的。九十年代初夏家什字有拆迁的消息,按当时的政策,家里还要贴补不少钱才能迁居。老人准备将自己所存的老字画变卖,赵熊兄深感可惜,便出主意说可以卖些老人自已的书法,并亲自操作此事。老人尚有顾虑,有一天,和我商量如何办是好,我说还是要以您的意见为主。我建议说,该收钱的一定收,不该收的绝对不能收,可收可不收的尽量不收。老爷子说这个主意不错。一时间,上门求字的人络绎不绝,老人总是以最便宜的价格给他们,还说人家一个工人一个月才挣多少钱,我写幅字是举手之劳,不能太贪心。有几件事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一次一位某工厂的工人来家里,说:“陈老,我每月只有几十元的工资,且特别喜欢您的字。我有400元想请您写幅字。”当时我也在场,老爷子回答说:“既然喜欢我的字,我给你写就是了。” 等小伙子来取字时,老爷子分文未收,又对小伙说:“我不收钱,不过以后若去别的老书法家那里讨字,一定要给润笔,他们可能要比我生活困难些。”当时将小伙感动地热泪盈眶。还有一次,一位裱画的师傅来拿了一幅老爷子写的四条屏,在裱之前却给蒸糊了,想出钱请老爷子再写一幅赔给人家,当时老爷子对他说:“干你这种活儿就要细心,绝不可大意,若是碰上一幅古人或好的字画,你搞成这样,各方面的损失都大了,切记以后一定要小心。”重新写四条屏一幅送给他,也未收钱。这样为他减轻了负担,也教育了他。

    老爷子常对我说,你那个时代被耽误了,还是要多读书。老人病重期间将他所用过的文房全部送给了我,并将一些他读过的书题上字也给了我。其中有一套王力的《古代汉语》,一本洪适的《隶释 隶续》。在《古代汉语》上题:“正达近学写字,不识字怎么写。这本书留给他,好好学。” 在《隶释 隶续》上题:“写字从行书到隶书这一阶段,不了解这一过程是行不通的。正达要学隶书故将这本书付于他。”几年来遵照老爷子的遗训,我也奋发读书,努力学习,并且越来越觉得书读的太少,学问太浅,要努力,要发奋,要像老爷子那样活到老,学到老。

    关于老爷子诗集的事,还得从他为赵熊兄写了一本《默翁诗稿》的事谈起。1998年应赵熊兄的请求,默翁为其抄写了他的诗作七十余首。我当时就想,老爷子到底作过多少首诗,应当好好整理整理。所以从那以后我就经常留意此事。直至2000年左右,家里为女儿马珂配了一台电脑用于学习,我也想试着用这“现代化工具”做点事情。于是就想起把老爷子的诗整整看,不想一着手就上了瘾,整天“翻箱倒柜”地找资料,见朋友就问有没有老爷子的诗。有一年岳母(我们子女都称三姑)因病住院,由于老爷子行动不便,遣我去成都看望、服侍,三姑给我了几册珍贵资料,其中就包括一本老爷子为她写的诗稿。我真是如获至宝,便将此册与赵熊兄的册子加以对照整理,两册共计有90多首,打印成册,请老爷子过目,并将其中一些错误处进行了修改。由于老人对有些诗作所作的年代已经记不清了,就给我说“大多数还是在七十年代末作的,是你三姑要求的呢。”当时,正值李增保写《记默翁》一书,老爷子对我说“你也会凑热闹,增保写书,你搞诗,不过整理归整理,你们自己看看读读就行了,千万不要让外人见到。”所以我整理完后,也只是给一些亲近的朋友传阅。2006年默翁辞逝后,我又在老人家的日记里发现了几首诗作,随将其整理进去。

    说到研究老爷子,也有许多趣事。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便留心保存老爷子的作品,其中有给我写的,也有每年老爷子去成都居住时,我“打扫卫生”存下来的。多年后我重新整理,发现竟然年年都有。1998年以后,我们搬家至吉祥村,我便请求老爷子每年给我写几幅字,作为资料留存。有些老爷子写后不满意撕掉的,我也想法将其拼接保存。有些实在不成幅的我便将其中的词句裁剪下来,作成小品。老爷子有一次看到,说我:“你也真有功夫。” 我说:“您老人家不要管我怎么做,做的绝对不是坏事。” 至今这些小品我送朋友不少,大家都说“有特色” 。由于多年来一直在老爷子身边,常看他写字,对他几个时期的风格也就比较熟悉,有时朋友拿来在市场上购回的老爷子作品请他老人家鉴定,只要我在场,老爷子总说“先叫正达看。”最早是想考考我,因为从未“看走眼” ,后来渐渐地成了我看过也算数。曾经有一次我刚一进门,老爷子便说:“来看看这幅字怎么样,恐怕是假的。” 我一看,是真的,只不过不精而已。我说:“老爷子您写的太多了,各个时期的风格有所不同,我倒是比你清楚些。” 当我说到大约是哪个时期时,老爷子点头说:“还真有你的,真是把我研究透了。” 我说:“古人早有人研究了,马克思、列宁我又研究不了,也就只能研究您了。” 我曾拿出一些老爷子前些年的作品给他看,老爷子说这个还写的好,现在都写不出来了。我说:“这都是您当年不满意扔掉我又捡回来的。”老爷子感叹道:“人还是老了,不如从前了。”

    特别遗憾的是,赵熊兄在老爷子生前交代我,要将老爷子的年谱趁他老人家还健在记录整理出来。当时我还上着班,一天挺忙,虽然也打了个表格,做了一些,但到底没有完成。值得欣慰的是,李增保下了一番功夫将此事完成了。我只是在增保所整理的基础上充实了一些内容,才使此有了个眉目,这里也衷心感谢增保兄。

    老爷子是一棵大树,一座丰碑。如今,每每遇到什么事情,我总会想,如果是老爷子会怎么做?我做每件事,不能给老人家抹黑。原先我不写字,更不懂书法,只是在老爷子离世后,我突然感到我得将老爷子的好作风、好手艺传承下来,所以几年来写了几十刀纸,几千幅字。赵熊、李成海、包秉民等兄长的帮助、鼓励,有时甚至是“抬举”我,使我渐渐融入了书法圈。我总想,字写的好与不好倒无所谓,还是要将老爷子的好品德传承下来,这是第一位的。

    老爷子一生淡泊名利,低调做人,许多媒体要为他作专题宣传,都被老人谢绝,一生唯一一次接受电视台采访是安康电视台,也表达出他对家乡的情感。

    在老人逝世后的第二年,陕西省、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陕西省书协、陕西省慈善书画硏究会、终南印社等十二个单位便召开了“陈少黙先生艺术与人生”座谈会并举办了“纪念陈少黙先生诞辰九十三周年书法作品展” 、出版了《纪念陈少黙先生诞辰九十三周年书法作品集》,安康学院建立了“陈少默纪念馆” ,2009年,在纪念老人逝世三周年时,赵熊编印了《默翁诗稿》 ;李成海编印了《少黙先生行楷书杜少陵诗》 ;王涛编印了《少默先生行书小字千字文》和《黙翁临汉衡方碑》;成都市文化局、陕西省书协、安康学院在成都杜甫草堂举办了“陈少默精品书法展”等等,都是对老人家的一种怀念,人们没有忘记这位善良的老人。

    “读书是第一位的,做人是第一位的” 这既是老人一生的总结,也是老人留给我的财富。多学知识,做一个好人,这也是我后半生所要遵循的原则,我会努力的。(来源:马正达微信)

上一篇:马正达照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6-03-01 10:42:33
2016-05-22 10:12:47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